欢迎你走进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文版 > 研究成果 > 研究简报 >

财政奖补机制能推动科研设施 与仪器开放共享吗? ——国家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和大型科研仪器开放 共享研讨会综述

发布日期:2017-08-16 点击次数: 字体:

2017年第18期(总第554期)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二○一七年八月十六日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科研基础设施共享不仅是提高科研设施与仪器使用率的重要措施,也能为广大科技型中小企业和创新创业团队提供支撑,更是促进科技交流的重要途径,是科学发展的内在要求和基本趋势。近年来,国家高度重视科技资源的合理配置问题,从中央到地方都推出多项政策促进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和大型科研仪器开放共享,其中积极建构奖惩结合的激励引导机制是相关各方关注的重点。当前科研基础设施开放共享的现状如何?制约科研基础设施开放共享的原因是什么?奖补政策真能推动科研基础设施开放共享吗?对此,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召开了研讨会,会议由白景明副院长主持,邀请了科技部战略院、中科院大学、中科院转移中心、中科院热物理研究所、北京市首都科技条件平台等单位的专家,就科研设施与仪器开放共享的现状、问题及解决措施等进行了充分而富有卓见的研讨。

一、科研设施与仪器开放共享的基本现状

  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部分科研单位和地区已经开始推进科研设施与仪器开放共享,先后建立了多种形式的共享平台,北京、广东、上海等地还以地方立法的形式促进大型科学仪器共享。高校和科研院所也较早进行了科研设施与仪器内部共享的探索。发改委、科技部、财政部等多部委共同推进了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建设,对基础设施和大型科研仪器等各类科技资源实施分类管理,建立了各项制度和绩效考核评估标准。

  中国科学院早在2009年就已建成大型仪器共享管理网,作为院内仪器设备开放共享、技术协作与交流的重要工作平台。在管理上,实行“区—所”两级架构,根据各研究所的学科性质划分为13个区域中心,区域中心下辖若干公共技术服务所级中心负责仪器的维护和使用;在营运方面,对部分仪器设施实施共享收费制度,收费费用基本能覆盖设备运营维护费的60%—70%,不能覆盖的部分由中科院从成本补偿的角度进行直接补贴。中科院每年根据获取的基准指标数据,结合设备维护情况、使用过程中用户评价信息,分区域中心进行评比。目前,中科院下属70%左右的研究所都成立了所级中心并参与共享考核。

二、存在的问题

  1.政策的制定和执行缺乏数据支撑

  政策制定和执行都必须建立在全面、完整、准确、及时更新的数据基础之上,但是目前我国大型科研设施与仪器的相关数据系统还很不完善,透明度还不高。科技部、财政部虽然从2009年就开始进行全国性调查,但并没有连续向社会公布,只在2013年公布了一次。这对准确判断科研设施与仪器的使用共享状况带来很大困难,影响相关决策的科学性。

  与会专家认为在判断现状时应综合分析利用率、开放率和共享率的关系,片面采用共享率指标不科学。科研设施与仪器的使用包括了自用和共享两个部分。共享程度高的仪器,其利用率未必高,而共享率低的仪器,可能由于自用率高,其使用率并不低。在中科院拥有的仪器设备中,近六成仪器的利用率高于平均值,这反映出研究密集度较高的中科院,其仪器工作量较为饱满,且以自用为主。开放共享是为了提高科技资源的使用效率,最大限度发挥现有科技资源的潜能,所以利用率而非共享率的高低才是衡量其利用效率的重要依据,片面采用共享率作为关键指标,不仅没有必要,而且会带来负面后果。

  2.统一的考核标准不能体现仪器设备的差异属性

  目前设备共享评价体系在实践过程当中也存在问题。由于科研对象及目的不同,造成仪器包括设施的运营率和共享率会出现比较大的差别。从目前中科院评比结果看,基础研究类仪器的共享率、使用率都非常高,但偏工程类设施的运营率与共享率比较低,这与科研性质息息相关。一方面,工程类做一次实验时间比较长,有的设备为了保证运行需要准备一个月;另一方面,基础类的普适性好,各种科研设想都可以通过仪器设备实现,而偏工程的专业比较窄,主要涉及关键部件与流程、关键因素的研究,使用率比较低。

  3.简单的奖补政策容易引发骗补行为

  简单经济激励,可能扭曲科研行为,诱使一些部门进行数据造假,骗取财政补贴。一台仪器使用的机时到底是多少,在实际运作过程中可能存在操控的空间。如果放开共享,并明确使用率、共享率多高才能满足奖励的条款,造假的动力就有了。如果各单位申报的数据真实可靠,对此可以选取一些指标进行客观评价并实施奖励。但往往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为获取补贴可以把数据做得很好,但与实际却相差甚远,容易引发骗补行为。

  4.设备经费纳入课题经费整体预算容易造成设备沉淀资源浪费

  我国现行科研经费预算管理的通行做法是,在项目申报时,相关仪器设备购置费用统一纳入课题经费进行申报。一方面,按照我国传统的科研经费管理规定,没有使用的经费在结项后需要收回。在课题经费各项支出比例均比较明确的情况下,为避免资金被收回,课题组有使用课题经费购买设备的冲动,这导致大量设备沉淀。另一方面,购买的设备散落在各个课题组,没有进行统一管理,无法实现共享,重复购买的情况比较突出,导致科研资源严重浪费。

  5.重购轻管、重物轻人的管理体制制约了共享支撑体系的稳定

  长期以来,科研管理体制一方面存在重物轻人现象,仪器设备共享的维护和运营必须有大量专业的技术支撑人员,但是在职称、待遇、绩效等各方面都存在对实验室技术人员的歧视性政策,课题经费中的人员津贴十分有限,有明确的分项要求,只覆盖主要的科研人员,覆盖不到科研支撑人员,严重影响了实验技术人员的积极性,导致高水平的技术支撑人才严重流失;另一方面,存在重购置轻维护现象,常规的运行费和维护费缺乏必要的保障。这些直接影响了专业服务供给水平的提升,制约了共享利用的效率。

三、解决措施

  1.科研经费的预算管理中将设备购买支出经费单列

  财政科研经费管理,仪器设备应该单列于课题经费之外,不应纳入课题经费总预算。开设单独的基础设施建设和仪器购置经费,经费面向单位法人,由其统一管理,统一使用。一方面,仪器设备由单位统一申报,避免重复购置。只要是统一购置的一定统一管理。设备购置重复率高、共享使用率低的原因主要是课题组相互隔离,沉淀了仪器,不能共享。仪器设备实施统一申请、报批、登记、注册,设备共享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另一方面,对我国科研经费的考核也更加明晰,用于科研人员的经费支出与用于仪器设备的支出将一目了然,有利于提高科研经费的使用效率。此外,在经费管理上应给各单位一定浮动范围,以满足因单位性质的不同所带来的差异化需求,避免一刀切的政策。

  2.对于通用型设备建议用收费方式替代奖励补贴

  开放共享的奖补政策,可以采用多种形式。对于专用型设备,因设备本身的受众面不是很宽,可以采用考核评价后补助的方式实施奖补。但应对使用痕迹进行严格审定,保证基础资料的可靠性,避免造假。对于通用型设备建议用收费方式替代奖励补贴。收费得开具发票,从收费中可以披露出共享信息。一方面,收费自然会促进共享。通过对收费进行规范,根据相关原则确定收费标准,这样可以基于收费情况掌握设备共享情况,再结合网上申报情况及用户信息反馈,两者结合起来便能抓住真实信息,制定的奖励政策针对性也就更强。另一方面,如果按照50万元以上的仪器设备均需要进行审核评价的话,工作量将非常大,对数据真实性审核的成本也非常高。对这些金额不是特别大的设备,只要不是为了盈利(主要是覆盖运行维护实际发生的费用)就可以通过收费的方式解决所存在的管理上的问题。形成一定的标准,鼓励大家按照成本公开进行收费,为了覆盖成本,拥有仪器的单位就会有动力在满足自己科研需要的前提下把仪器共享出去,甚至自己就会宣传,不用政府再去奖励。考虑大仪中心和基础设施规模比较大,可以采用收费和网上注册申报制度相结合的方式,因为大仪中心本质上是用来共享的,对大仪中心的考量实际上是对使用率的考量,可根据网上注册信息、收费信息综合考虑给予一定的奖励。

  3.区别建立不同类型的科研技术人员的奖补机制,提高技术支撑人员的服务水平

  技术支撑人员作为科学仪器运行的关键因素,应该得到进一步重视,需要根据他们的工作性质建立相应的职称评定和绩效考评制度。也就是说,要为技术支撑人员提供符合自身职业特点的职称晋升路径和评价标准,而不是将他们的晋升途径与其他科研人员混为一谈,同时,不同类型的技术支撑人员的绩效评定和晋升标准也应区别开来。例如,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的做法是,用仪器相关项目成果、相关论文影响因子、相关研究组致谢等指标,来量化评定高级技术支撑人员(通常是拥有博士学位的工程师或高级工程师)的绩效,并据此决定他们的职称晋升;而对那些维护仪器设备不需要高学历的普通技术人员,则用仪器使用率、共享率、故障率等来评定他们的绩效并由此决定他们的晋升。这些做法的确有推广的价值。

  4.区分通用型设备和专用型设备,统一管理、分类考核

  开放共享的仪器设备,不宜按统一标准评判,应该区别对待。重要科学基础设施应区分工程类和基础类,大型仪器分专用型和通用型分别考核;对于高校科研院所的仪器设备应在国家课题与市场共享之间权衡,补贴应有所体现,与完全市场化的应该有所区分。考虑到高校科研院所很难通过市场化实现盈利,可以实行开放补助,把空余的部分用起来,用以弥补一部分成本。仪器设备实施分类考核、统一管理。像运行率、共享率等主要考核指标应纳入绩效,其他后续因素比如通过使用共享仪器设备取得成果的级别、发表论文的影响因子数等可以作为参考指标纳入考核。此外,共享考核除了横向比较以外,还要考虑不同领域设备自身的纵向比较。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课题组

执笔:韩凤芹  史  卫

 

(作者单位: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