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你走进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中文版 > 研究成果 > 专家视点 >

刘尚希:供给侧改革就是要改要素供给

发布日期:2018-02-09 点击次数: 字体:

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明确了今后三年的任务,三大攻坚战。我认为,这三大任务要贯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个主线。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个主线我们现在怎么去理解?过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主要是“三去一降一补”,也可以说“三去一降一补”是过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抓手。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提出了新的“破立降”,可以认为这是进入2018年以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新的抓手。“三去一降一补”,尤其是去产能完成得差不多了。降杠杆这一任务完成的也不错。杠杆到底降多少合适?现在因为没有一个标准,我们只是跟过去比杠杆率高了。那高了合适不合适?这个问题还得进一步的探索。去杠杆不是不要杠杆,问题是要有一个合适的杠杆。合适的杠杆是多少?这也是需要深入研究的问题。“三去一降一补”整体来说主要任务已完成,但是补短板、降成本这两项任务还得接着来,所以提出“破立降”。“降”就是降成本,“立”是新的含义,是加快培育新的动能,“破”是改革。


供给侧改革就是要改要素供给。要素供给有什么要改的呢?要素供给应当是市场化。我们已经有高度的市场化了,但是我们的要素供给却没有真正做到市场化。这导致我们的供给响应机制不灵敏。有需求却没有供给,这是违反经济学规则的。按照经济学的常识来看,有需求就要有供给,但现在供给的市场不灵敏。这是为什么?我们要发挥市场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在商品市场上这一种作用发挥的很充分,但恰恰是要素供给没有完全做到市场化,所以市场的资源配置发挥决定性作用,那在现阶段来讲主要的就是讲要素市场。要素市场指的是什么?生产要素,比如,电、煤、天然气、石油等要素是不是完全市场化供给呢?还有资金、土地、劳动力供给、技术服务等要素做到市场化了吗?答案是,没有。


从这几项来看,实际上都没有真正做到要素市场化,那是因为我们的体制机制束缚了。在搞降成本调研时,我发现电很贵。为什么电很贵?为什么电力企业的成本就降不下来?这与体制有关。这些要素的相关体制机制的问题不解决,要素便不能真正做到市场化的改革,全要素生产率提高就很难,要去降成本就非常困难,要推动创新也会非常困难。


所以,到了高质量的发展阶段,我们必须遵循供给侧改革的主线,从“破立降”这一个思路来看关键是破。破的突破在哪?就是第二次市场化改革。如果说第一次市场改革主要是在商品领域,已经是高度的市场化了。但是在要素市场,我们却还有各种各样的体制、机制的束缚。这个市场化的改革非常的艰难。我刚才点的这几项有的涉及到是经济问题,有的实际上是社会问题。能源体制、金融体制等毫无疑问涉及到经济的问题。但是劳动力,还有科技成果、科技服务这些方面就不仅仅是经济的问题,还涉及到社会的问题。为什么涉及到社会的问题呢?我们以市场化推动了工业化,同时推动了劳动力的大规模流动,劳动力看起来很自由了,比如说农民想到哪打工就到哪打工,但是地位是不平等的。我们有城乡的差别,有本地人和外地人的差别,有体制内和体制外的差别。这显然与市场经济是背道而驰的。